当前位置: 首页 > 校友会 > 捐资助学
自强之星――坚强刘芳 没有过不去的坎
来源:娄底职业技术学院 | 发布时间:2010-06-21  浏览数:
    2009年9月25日,对财贸系08会大2班的刘芳来说永生难忘。赶不及见爸爸最后一面,一直备受刘芳爱戴的父亲被病魔带走。家人说,爸爸走时很安静。时隔7个多月,刘芳回忆起那段往事,依然情绪难平。对她而言,尽管生活重担早早压上双肩,但她始终相信不幸是短暂的,没有过不去的坎。
 
父亲的病重与离去,催长刘芳成熟
 
    1988年,在邵阳隆回的六都寨镇里,刘芳呱呱坠地。爸爸是房屋装修工,妈妈是下地种田做菜的农家主妇,家境不说富裕,但也算丰衣足食。再加上弟弟妹妹的陆续出生,一家五口其乐融融。
    2008年11月 23日下午,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,让刘芳幸福的家庭顿时陷入痛苦深渊。湖南省人民医院的医生说,你爸爸已经是肝癌晚期。刘芳半天没缓过神,她想起一个多月前,爸爸一直跟自己絮叨,觉得身体无力,很疲乏。那年,刘芳不过刚刚20岁,一家人似乎还能嗅到她刚考上大学的欢欣与喜悦。
    刘芳从此多了一个“家”。父亲开始长住医院,母亲在家里医院两头来回跑,“而我,每个星期都会去长沙看看爸爸。”刘芳每周五坐火车,在医院停留一天,周日再坐车返回学校。爸爸的治疗进展一直都是刘芳在沟通与决定,此前,她连与人说话都会害羞不已。
    连续几次手术治疗,家中四处筹措的10万余元用得一干二净。“最后一次介入手术,爸爸状况已很不乐观。”刘芳的记忆停格在2009年的暑假,那次赴长,爸爸固执地要同刘芳一起去拿CT检查报告。懂事的刘芳安抚好爸爸,独自一人承受了“癌细胞转移”的噩耗。她拜托医生不要告诉父亲,就连家中的母亲,她也只字未提。
    两个半月后的某一天,父亲说不太舒服,上床躺下后就再也没有醒过来。那时离国庆假不过五天,未能赶上见爸爸最后一面,刘芳说是“这一辈子都无法弥补的遗憾”。
没有理由不好好学习
 
    刘芳对父亲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。坚强如她,在采访中两度落泪,一次是说到父亲病情恶化,另一次就是提及父亲用生命省下1000元钱,供其继续学业。
    父亲病重的最后两个多月,刘芳面临大二上学期开学报到的困境。给父亲治病的钱都是借的,哪还有钱继续读书?她决定辍学打工,挣钱为爸爸治病。
    父亲沉默了,什么也没说,要母亲将好不容易借来的1000元钱交到了刘芳手里。刘芳说什么也不答应。父亲心意已定,他说,女儿不上学,他也不再吃药打针。刘芳内心无比痛苦与纠结,很长一段时间后,她才说服自己,拿着父亲以生命换来的学费返回校园。
    “没有理由不好好学习。”刘芳在学习上更加刻苦努力。去年,她获得了国家励志奖学金、优秀班干部等荣誉和奖励。长线自考本科,刘芳目前已通过三科。
    班上同学得知刘芳家的变故后,纷纷致电安慰她、鼓励她,并主动为其捐款给予资助。辅导员把爱心捐款送到刘芳手里,她泪流满面。但她并没有接受大家的资助,“心意我全全领受,但是我不能再给大家增加负担。”最后,捐款又一笔笔退还到同学们手中。
 
不幸是短暂的,没有过不去的坎
 
    每次回家,刘芳必须在五个小时火车后,再转两趟汽车。自爸爸患病以来,她就很少回到那个小镇。站在刘芳的角度,她不是不想念家人,而是需要更多时间“自力更生”。
    大一,刘芳在学院图书馆做图书管理员。“每天要把书打包,搬到图书馆一楼整理。”这种搬运工作显然不是刘芳的体力所及,“但我需要这份工作,不得不豁出去。”手搬不起,用腰顶着;腿软了,坐一下;头晕了,歇一会;心慌了,咬咬牙。繁重的体力活让刘芳更懂得生活的艰辛。
    暑假,刘芳选择了留守娄底。她说她得抓紧时间打工,好为家里分忧解难。一份发传单的工作让刘芳跑遍了整个涟钢与娄底市区。每天八百份传单,每天无数次上楼下楼,一天下来不知要走多少里路,要串多少户人家。2009年的夏天,酷暑难当。每到中午,饥肠辘辘的刘芳仅以面包果腹,偷偷躲在人家门缝边,透透从房间冒出的一丝丝凉气。
    大二上学期,她又担任了七八栋学生公寓的宿管员。寒冬凛冽,不少人患上流感,晚上进进出出看病的学生特别多。刘芳整晚整晚都无法安睡,经常背一挨床又有人来敲门。无数次的折腾,她自己也病倒了,仍硬撑着爬上爬下,开门关门。
    09年的寒假有近两个月,刘芳终于回家了。但她也没闲着,在家附近找了一份家教。“虽然没多少时间呆在家里,但能和家人一起过年,就是最大的慰藉。”刘芳始终相信,不幸是短暂的,自己和家人终会大步跨过人生的坎坷。
【打印本页】
相关链接
· 湖南省祥达置业有限公司向我院捐赠10万元助学基金 2013-09-17
· 燃灯公益协会看望慰问新化残疾双胞胎 2012-12-29
· 聂斌全等校友热情给母校捐款 2012-09-12